首页  »  电视剧  »  日本剧  »  我的恐怖妻子
我的恐怖妻子完结
我的恐怖妻子
别名:
主演:伊藤英明  木村佳乃  相武纱季  宫迫博之  佐佐木藏之介  真岛秀和  木村绿子  高桥一生  佐藤隆太  浅香航大  游井亮子  梅泽昌代  小园凌央  
类型:日本剧
导演:三宅喜重  国本雅广  
地区:日本
年份:2016
语言:日语
简介:居住在某富人社区的望月夫妇过着令人欣羡的幸福生活。望月幸平(伊藤英明饰)出身贫寒,不过他的妻子真理亚(木村佳乃饰)家境优渥。真理亚的父母去世后留下了丰厚的遗产,利用这笔钱幸平经营了一家咖啡店。日常里幸平的衣食起居全由真理亚一人照顾,妻子对人照顾或关怀非常细心、周到,甚至连望月老家的母亲和姐姐也都关爱有加。可就是这样一位近乎完美的妻子,却因没有一处细微的地方不照顾到关怀、照顾得非常细心周到的关怀而引来幸平越来越多的反感。他与咖啡店主厨北里杏男(相武纱季饰)陷入不伦之恋,后者则怂恿他杀掉妻子。就当计划准备实施当天,妻子疑似遭人绑架。对方索要两亿日元赎金,否则将杀掉真理亚。看似老天帮助了幸平,但是接下来的事实却让他惊恐万分……

看剧累,把剧看懂更累,碰上《如何把老公玩凌乱》(乱译)这种专门挑逗智商的婚斗剧,观众中的逻辑控们必然中招,各自开始燃烧脑细胞,边看边烧,越烧越旺,一连9集下来,天灵盖上集体冒起了青烟。平心而论,这个剧算不上很烧脑,多数剧情都在可预测的范围内。正因如此,才能收到如潮的好评,也成就了佳乃姐姐的招牌微笑(同时也让人再也无法直视她的广告)。伊藤老师的表演值得大赞,硬生生地把一张帅气的英明脸演成了懵X的小明脸,毫无违和感。那些被小明蠢哭了的观众,建议去刷一遍英明哥的《恶之教典》,绝对有助于重塑对他的信心。Anyway,所谓看懂这个剧,主要是弄清女主角真理亚的动机,因为正是她策动了全剧剧情的发展。看懂了她,才算是看懂了这个剧。而看懂真理亚的关键,在于搞清她和木慕之间的关系。他们之间究竟是恋人还是朋友,将决定观众看待整个故事的视角。如果两人是恋人,意味着其他的所有角色(尤其是小明)都是棋子,真理亚在剧中的形象也将一黑到底;如果两人是朋友,意味着真理亚和小明之间的感情才是全剧的核心,木慕则只是一个引子和帮助者。总之,对于这个剧的分析,精力应当集中在真理亚和木慕身上,不必在其他的角色和情节上浪费时间。就是在这个地方,显示出了编剧的十足狡猾。因为揭示真理亚和木慕之关系的许多线索,在编剧的设计里,似乎都能放在恋人关系下解释,也能放在朋友关系下解释——就看你相信哪一个解释。而不论是哪一种解释,编剧又都留下了足够的余地,让他能够推翻之前的解释(如果他想的话)。因此,剧情是不是会翻转,什么时候会翻转,真理亚是腹黑女王,还是痴情女神,全在编剧一念之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所以了,有不少人开始猜测会不会有第二季,我认为这个可以有,但是不会有。理由是:关于真理亚和木慕的关系,编剧已经在本剧中给出了完整的结论,并没有埋什么伏笔。这个结论就是,两人只是相互敬重的知心好友,而非骗钱骗色(骗小明的色)的神经侠侣。木慕和真理亚的关系的大多数线索,虽然都被编剧成功地弄的模棱两可,但仍有一个关键地方被遗漏,那就是在全剧中,木慕和真理亚唯一一次的当面相会(在第三集的后半段)。只要仔细看他们这次的会面,会发现他们之间举止有礼,全不是恋人的样子。木慕甚至不知道真理亚会来。当时四下无人,他们如果是秘密恋人,商量的也是私密之事,于情于理,都没必要克制自己。不信的话,我们可以让小明示范一下,情人密会和朋友相会的区别是什么:

情人见面的样子朋友见面的样子

面对面的相处,又是在无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最能显明两个人的真正关系有无暧昧。编剧如果真的想骗人到底,理应在这种关键的桥段里多制造一些暧昧。但是真理亚和木慕之间并没有那些。相反,两人十分自持,很有礼貌,完全不是密谋已久的恶侣。真理亚非常单纯说起她自己的事,木慕则非常客气地谈了谈他的建议。

两人如果密谋已久,这一番客套是做给谁看?真理亚礼貌地征询木慕。若是密会老情人,何必隔着吧台说话木慕回答地很客气,反映了他与真理亚之间的心理距离

再一次,我们请小明示范一下,密谋恶事和朋友交谈的区别是什么:

合谋杀人的样子朋友交谈的样子(两人若合谋已久,早就没了退路,不必问这种问题

抛开诸多复杂的思考,直视真理亚和木慕两人之间的相处,足以显明两人之间是单纯的友人。这样一来,才能化解阴谋论无法化解的许多漏洞。诸如:1.如果真理亚和木慕从开始就是一对爱到变态的情侣,怎么可能接受20年之久不在一起?要知道20年之后他们可都老了,最好的相处时间一去不返。2.20年间两人居然各自结过婚。就算要忍20年才能在一起,那也应该各自保持单身吧,怎么可能忍受对方和别人结婚?如果真理亚和小明结婚是为了骗保,那木慕结婚是为了什么?3.贪财的话,何必苦苦盯着16亿?按照阴谋论,两人既然胆敢害死真理亚的父母,为什么不早点谋取30亿?就算她父母立过捐赠的遗嘱,以真木两人的智商,有的是时间动手脚,把全部遗产都继承下来。4.若只是为了骗保,何必找来小明,把事情搞得无比复杂,干脆嫁给木慕不好吗?与其把钱先给小明、再费心骗过来,直接让钱都进入木慕的名下不是更省事?这一类的漏洞,还都不是剧本的漏洞,只是常识性的漏洞。剧本本身只想打擦边球,无意真的靠向阴谋论。说起来,虽然让真理亚一黑到底,能让这一出斗智大戏更加彻底,但那不是编剧想要的。对编剧来说,有一出更有意思的戏,就是让一对处得十分不痛快的夫妻,就这么一直相处下去,甚至到了最后,让他们对这种貌似无厘头的纠缠产生了主观上的眷恋,从此不再想离开彼此。这一套夫妻哲学,在最后一集毫不遮掩地表达了出来。先是借着小明的嘴巴说出来,而后在片尾处,让两位冤家喝着标志性的红酒,彼此斗着心思,再次演绎一遍,全片就此完美收官。

片尾进入龙凤斗的节奏。夫妻本是同林鸟,有事没事相互咬。

只为在一起,不妨耍心机;生死两相依,永远不分离。这才是全片的主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