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美国剧  »  新教宗
新教宗第09集
新教宗
别名:
主演:裘德·洛  约翰·马尔科维奇  哈维尔·卡马拉  塞西尔·德·弗朗斯  露德温·塞尼耶  西尔维奥·奥兰多  莎朗·斯通  玛丽莲·曼森  马克·伊瓦涅  亨利·古德曼  乌尔里奇·汤姆森  马西莫·吉尼  Maurizio Lombardi  
类型:美国剧
导演:保罗·索伦蒂诺  
地区:
年份:2019
语言:英语
简介:英国Sky Atlantic、法国Canal+与美国HBO联合制作影集《年轻教宗》(The Young Pope)由奥斯卡提名男星裘德洛(Jude Law)主演、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绝美之城》编导保罗索伦提诺(Paolo Sorrentino)打造,播出后获不少好评,制作人曾宣布会有第二季。不过日前拍摄计划生变,改成推出《新教宗》(The New Pope)作为续篇影集。 《新教宗》由《年轻教宗》团队制作,预计今年底展开拍摄。由于是「新教宗」的故事,届时演员也将替换成全新的阵容,不确定裘德洛的角色是否会再现身。

在《纸牌屋》大获成功之后,美剧就开始对“”权利的争夺“”剧狠下投资。我能想到的有《年轻的教宗》,《家国危机》和这部《黄石》。就连《黄石》的开场都和《纸牌屋》一模一样:一个是掐狗,另一个是杀马。但是我还是觉得《黄石》并没有能够做到《纸牌屋》的深度和超越:《纸牌屋》讲到了“开放式婚姻”的问题,还讲到了“可以欺骗别人,但是绝不能对自己不真诚”的问题。这些都是以前的好莱坞从来没有深入讨论过的。而《黄石》仅仅靠Kevin Costner的摩羯顽固魅力来吸引观众。

在《纸牌屋》里,很多人对Underwood在教堂里对耶稣像吐了口水表示非常震惊,以为是电视剧制片为了哗众取宠才搞出的情节。但是我想说的是,其实恰恰就是因为Underwood对耶稣像吐了口水,他才是我们当中最爱神的那个。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耶稣像和耶稣有本质上的不同,就像政府和国家有本质上的区别一样。但是我们无知的群众经常就混淆这两个概念。George Bernard Shaw 说过,“一个爱国者应该随时准备抵抗自己的政府保护自己的国家。”政府和国家是完全两个概念,政府往往以国家的名义在毒害我们的祖国母亲。就像耶稣像和上帝也是完全两个概念,魔鬼总是在用上帝的名义来唆使我们背叛上帝。其实我们的教会,教会里的耶稣像,全都是魔鬼的作为,而真正的上帝在我们的心中。Underwood却是一个随时准备抵抗魔鬼保护上帝的人。所以他说,“我只向自己祈祷,为自己祈祷。”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爱上帝的人。

就像他在第一季第一集第一个场戏里把一只被车严重撞伤的狗掐死一样。大多数人也会认为这是电视剧在哗众取宠,因为大家都知道让观众喜欢一个主角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Save a cat.”但是这里主人公却“Killa dog.”Underwood说他讨厌没用的东西,而现在这只狗已经奄奄一息,受的罪完全是没用的,所以他毫不犹豫就把这只狗掐死了。他的这种行为恰恰说明他是我们当中最爱这只狗的人,因为他最关心这只狗的感受。我们当中很多人会打着爱的名义,不管自己的狗(包括亲人)受多少罪,也要让他们活下来。这恰恰是最大的自私,把狗当做是自己的财产,而不顾狗的感受。

再如Underwood在第三季第一集第一个场戏里在他的父亲坟前撒尿。这让我爸看了也很是不爽,让他难以置信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但是我却说,他是我们当中最爱他父亲的人。他的父亲是个酒鬼,给他和母亲带来了无尽的痛苦。他死了以后没有人管他,最后墓碑的钱还是Underwood从他学校的奖学金里出的。虽然他在坟前撒了尿,确实说明他恨他父亲,但是这也说明他在乎他父亲。不像别人,包括他母亲,来都不会来。爱得有多深,才会恨得有多深。真正不孝的是那些根本就不在乎的人。这也说明Underwood是对他父亲最真诚的人。我前不久还参加过一次隆重的葬礼,看到了太多的坟前的装腔作势,那些根本就不是爱,不是真诚,而是魔鬼在舞蹈。

这又让我想起最近DavidFincher的新作《心灵猎人》(Mindhunters)。那里面有一个把自己母亲的头割下来的罪犯。听说了他的罪行的FBI警察都不敢去见他,但是当真正见面的时候,却发现他温文尔雅,根本没法想象眼前的人会作出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和他聊了以后才知道,他的母亲每天都对他恶语相加,根本不尊重他的感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搞得他生不如死。如果你有这样的母亲,你会不想杀了她么?至少我们每个人潜意识里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当他的正常的意识和他的罪恶的潜意识相冲突的时候,他便成了一个精神不正常的杀人犯。但是为什么现在在我们眼前的人如此正常呢?他说当他杀母亲的时候,是他第一次真诚地对待了自己,实现了他潜意识的愿望。所以对他来说,杀害母亲是他意识和潜意识的第一次和谐,一旦和谐以后,他的精神病自然也就治好了,他在监狱里其实也就已经正常了。不仅正常,而且他对自己的理解,对所有罪犯的犯罪心理比专门研究犯罪心理的警察都要专业。

以上帝之名让我们叛离上帝,以自由之名让我们放弃自由。这是一个魔鬼欺骗手段越来越高明的时代。

这就更需要我们多用脑,去识别事物的本质,不被表面所迷惑。

如果只用心不用脑的话,是最容易被误导被迷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