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美国剧  »  沉睡谷第二季
沉睡谷第二季更新至15集
沉睡谷第二季
别名:
主演:妮可·贝哈瑞  汤姆·米森  奥兰多·琼斯  凯蒂娅·温特  DonnieBentley  
类型:美国剧
导演:伦·怀斯曼  
地区:欧美
年份:2014
语言:英语
简介:FOX热播剧《沉睡谷》(SleepyHollow)第一季的结尾,几位主人公纷纷遇险,留给观众无限悬念。妮可儿·贝海尔(NicoleBeharie)饰演的艾比被困炼狱,汤姆·梅森(TomMison)出演的伊卡博德被活埋,奥兰多·琼斯(OrlandoJones)扮演的欧文用铁链锁起来,投入监狱,琳迪·格林伍德((LyndieGreenwood)出演的珍妮发生严重车祸,凶害多,吉利少。这样的安排,连主演梅森都大呼不测:“这样一个烂摊子,我们要如何收拾?”

先上剧情介绍:1781年,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乔治华盛顿麾下的伊卡博德克兰上尉在战场上砍掉了一个手执利斧的面具骑士的头颅,自己也身负重伤失去意识。当他再度醒来,发觉自己处在250年后的现代化美国社会。与伊卡博德同时苏醒的还有与其有血约盟的无头骑士,伊卡博德从圣经的记..

  集结了现在美剧许多元素,无头骑士、女巫、穿越、血腥、暴力,要是再加上一些sexy的镜头,那估计更完美了。  其实呢,基本上按套路出牌的,没有过多的悬疑,也无须你费尽大脑在那里推理,基本上按照导演的设计,你可以看到的是,遇险化险,由危险转为平安,中间穿插些还..

最近刚开始看的美剧,个人感觉应该是很具有宗教气息的剧吧。有圣经,更让人惊讶的是,里面居然还有女巫,感觉有点像吸血鬼日记。故事的情节也可以说是离奇,不过男主人公的智慧过人倒是让人诧异。因为出来才几集,还不能很全面的评价吧,只能说是佳作。等后期更新吧!...

Ichabod Crane是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一个上尉,在与敌军对峙之际死亡。250年后,他苏醒在现代的沉睡谷,而与他一起死亡或一同毁灭,被他斩首的无头骑士也同样苏醒了。女执法官Abbie Mills目击无头骑士杀死搭档后,接受了这位上尉穿越的说法,愿助他一部分力量或不大的力量表示从旁帮一点忙。 我对超自然剧一向都好感不..

文/杳杳@人人影视每次敲的字因为手滑没保存被删掉,我都有种剁手的感觉。——题记最近美本片中又出现新的剧集——《断头台》又名《沉睡谷》(Sleepy Hollow)。其中的简介吸引了我的目光,讲述的是穿越的故事。纵观这些年的各种题材作品,无论是春晚上的荆轲刺秦小品,还是在小说..

对这种一开头噱头十足而且带有玄幻气息的美剧一点也不看好。第一:那个星际迷航里的韩国男配警察凭什么抓游荡在街上的男主?按照正常思路来讲,男主在那种情况下不该被认为是一个喝醉的酒鬼或者有点不清醒的人吗?凭什么就被抓去警察局,还被认为是砍头的嫌疑犯?他又不在犯罪..

 听说《断头谷》首播集创造了FOX电视网五年来的首播集收视纪录,很是不测,看了首播集发觉,男主帅,女主聪明不脑残,故事有吸引力,画面有冲击力。一切创造高收视的必备需求都达到了,但是也很担心这种收视率能保持多长时间。

很精彩,阴郁的色彩,太带感了!

超级好看


卡特里娜——一个该死的臭女人。

在论述个人评论之前,我想先说一句。首先,伊卡博德.克兰的以及无头骑士的原版断头谷故事,是童话界里相当知名的一则,而那里面的伊卡博德可不是什么超级英雄,更加不具有男主如此酷毙了的神髓,他只不过是一个争爱失败,又极度软弱胆小,可以作为所有英雄人物反面教材的不二存在而已。而著名的无头骑士也只是非常传统的所谓的在战争中失去头颅,死后却执念不散,一定要找回自己头颅的家伙,这即便在中华历史上去搜寻,具有此类特点的鬼或者神也是屡见不鲜。至于卡特里娜,就更加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甚至有一点水性杨花的先钟情于克兰,又芳心另许的不怎么具有特别的人格魅力,却在真实的世界里比比皆是的平凡赤脚姑娘而已。任何了解相关故事、甚至只是看过近年在美国极其流行的《成人童话》(也就是“Fables”系列)或者是玩过《行尸走肉》游戏版同一公司推出的另一款大作《我们身边的狼(或者叫与狼共舞)》的朋友应该对故事当中身居高位,却只敢对着白雪流口水的原版克兰不会陌生。而如此不堪的克兰以及他那毫无光彩之处的故事居然能够被此剧的编导加入到美国革命、圣经天启以及难以逃避的阻止邪恶的老生常谈里,应该说我是要写一个服字的。诸多美国历史上的开国元勋,那些重新被解读的圣经故事综合而成的冒险故事,也确称得上是一版天衣无缝般的创造。虽然加入了米尔斯姐妹这个“男女组合”版的“见证者”队列,但事实上FOX对人物性格的拿捏可称相当到位,男主的气质(我是很少对一般女生看重的帅气感冒的,但这个男主——我只能说,绝不止“帅”一个字可以解释,那种气质,确实令人倾倒),女主的加入,到了最后俨然是金童玉女般的组合。第三季尚未追看,但是也已基本明了了米尔斯退出或者辞演的梗概,更加看到了很多对于女主离去的惋惜,不过,这也证明了FOX对人物定位的精准。作为“FOX历史上收视最差”的一部系列剧(引自美网,但就个人观点,比起那些国产的风靡一时,打着历史之名,却不过是到古代去谈情说爱之实的大作来说,此剧可称神剧),能够获订第四季(刚刚看到的消息),我对这个奇妙且稍显牵强的破魔系列能够继续它的传奇,感到相当欣慰。

那场发生于18世纪末页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定国之战里,美国从只能称作日不落帝国之一的殖民地,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冉冉升起的新生大国。不过,这只是单纯从“成功者书写历史”角度论定的克兰投身进去的“轰轰烈烈”的“正义之战”,是否就真的可以证明其无可辩驳的正义性?克兰从牛津大学的堂堂教授,一个虽然等级不高但绝对是上等人身份的爵位继承人,沦落为殖民地战场上的小卒一名,最后还没有享受到任何与自己付出努力对等的“开国元勋”式的待遇,得到的,不是受到魔法佑护,则早已经和阎罗王喝茶去了的下场,这就是“正义”的意义吗?亦或是说这是“叛国”的代价?让我们的大帅哥男主抛弃一切,同时也是失去一切,非要牵扯进这一场与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战争的始作俑者是谁——卡特里娜。卡特里娜可以说是一切的罪魁祸首:没有她,便不会有本来效力英王,就算战败回国也可以继续保有身家地位的克兰背叛自己国家,对新生殖民地政权无索取的投效;没有她,正确的说,是没有已经成为别人新嫁娘却又水性杨花勾引克兰的她,便不会有曾为克兰最亲挚友的亚伯拉罕与克兰的反目成仇,也就不会有无头骑士对克兰锲而不舍二百余年的追杀;没有她,克兰就更加不需要去理会殖民地战争之余,还要去管天堂与地狱之间的理而不清的种种纠葛,以凡人一己之力去抵御源源不断的恶魔的侵扰。本来可以在学术界功成名就、最后儿孙满堂以享天年的富家贵族,被引上了这一条抛家舍业、诡异凶险的诡谲歧途,这一切的一切,皆拜卡特里娜所赐。

中国也有一个形似克兰的倒霉蛋,叫做牛郎;中国,也有一个带来一切灾祸的“妖女”,叫做织女。织女让本来可以安稳过上一世,不必被外界所扰的青年农民,成为了整个天庭里的“最高领导人”——王母娘娘嫉恨惩罚的对象,但是至少到最后,织女也与牛郎一同受绑,坚定地为自己所带来的麻烦负上了责任,同时以与牛郎同罚的方式表达出了对这份爱的坚贞,结局虽然哀婉,但至很感人。可是卡特里娜呢?在经过了二百多年的等待,在历经了无数坎坷终于“撂倒”了所知的最大“BOSS”——摩洛克以后,卡特里娜才“发现”克兰和自己不是“一路人”?消灭人类、和自己的“儿子”一起完成摩洛克所未竟的“事业”才是自己应该走的道路?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无耻的事情吗?

当然,我们理解,当一个演员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而打算辞演的时候,编剧难免要刻意安排出一定的剧情,以“死亡”的方式去解释其的离去。这也就解释了正在兴致勃勃、打算还亚伯拉罕以真身的那条伏笔为什么忽然戛然而止,而卡特里娜却以几何级别的速率迅速的由一个陷入忧伤、彷徨和身处现代社会中不能自已的怨妇,突然就转变成了投入黑魔法的拥护者以及本季的最后BOSS。因为卡特里娜的扮演者要离去了,这也应该恰如第三季里米尔斯的离去一般。不过,对于剧中的卡特里娜来说,这也并不是一个突兀的转变。应该这样讲,卡特里娜一直以来就只是一个现实当中最为常见的易于在感情的作用下意乱情迷,而意乱情迷之时又会忘乎所以的小女人。而年岁、阅历以及二百余年炼狱当中的血泪挣扎史也没有改变卡特里娜这样的本性。这一点,对于我们的男主克兰来说,是极其悲哀的(二百年来的卿卿我我,海誓山盟,对祖国的忠诚,和挚友间的默契,却只是卡特里娜轻描淡写的一句“当初,我看错了”,便付诸东流、化为乌有。如果“七年之痒”的情伤都能频频酿出血案,那么此时的克兰如果想引爆一颗核弹,我恐怕都找不出指责他的理由,因为,他已经一无所有)。

在投入家族“遗传”的女巫生涯之前,卡特里娜是否曾经想过此一步迈出所需要的付出以及代价?在“受命”成为亚伯拉罕的未婚妻,又一转眼看到了风流倜傥的既是英王忠仆,又是自己未婚夫密友的克兰之时,卡特里娜是否想过自己“纡尊降贵”所递出的橄榄枝将可能引出何等样的天塌巨变?在成为华盛顿间谍,接近克兰并且帮助克兰成为抵抗摩洛克的“中流砥柱”的时候,科特丽娜是否认真考虑过在这场正邪大战中站在天使或者魔鬼一方,对于自己的优劣利弊?在克兰英勇“战死”,而女巫团又明令“克兰必须死”的时候,卡特里娜又是否真正的哪怕有一分钟从大局而不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考虑,用魔法强行让该死之人不死,将会给克兰乃至自己带来何等样严重的惩罚?当一夜梦回,看到自己“心爱”的爱人克兰已经将自己救出炼狱,而那个名为自己血肉却早已投效敌人阵营的“儿子”——杰佛里(AKA.亨利),不但认贼作父,还利用自己邪恶的能力不断的在外面为非作歹,甚至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放过的时候,卡特里娜是否想过,自己一味地母性“爆棚”,一次次的对最邪恶的敌人纵容姑息,给克兰,给自己,乃至给整个人世带来的,将会是怎样的一种可怕的结果?

卡特里娜统统没有想过。如果她能想一想,家族虽然世代女巫,但是女巫的身份除了带给她们不容于世的落寞以及处处都要提防被人追杀的悲凉以外,并没有带给她们丝毫的平安与喜乐,摆脱女巫这个身份,虽然有一点有愧于先人,但是至少可以让自己、让自己的子孙平平安安的在人世间享受他们的应许之地,这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吗?如果她能想一想,在即将和亚伯拉罕步入婚姻殿堂的前一刹那为了克兰帅气的样貌拂袖而去,你让心高气傲的亚伯拉罕何以自处?你让和亚伯拉罕情如兄弟的克兰还如何有面目面对他们二人建立多年的友谊与关切?最关键的是,一定要色诱克兰,才能让他投向华盛顿阵营,究竟是真的非如此不可,还是只不过是为了说服自己心安理得的红杏出墙而安插的借口呢?(当然,被自己的好友抢走自己未婚妻的亚伯拉罕居然会以加入摩洛克阵营,成为死亡骑士的方式来表达自己所受到的奇耻大辱,确非红杏出墙前所能预料,但此为其直接后果,而当事人必须为此承担直接责任,当是无疑的事实)如果她能想一想,应该真正好好地想一想,以她拥有凡人所不能拥有的魔力的身份,是与一个注定身历灾劫,且预言也必将于其中殒命的“见证者”拥有更加光明的未来,还是加入摩洛克阵营,去获得虽然过程极为残忍,但却注定会取得成功的天启阵营,更加符合自己的实际利益(“见证者”这个特殊的存在,其定义就是必将见证天启——即末日审判的发生,并将成为最后接受审判——也就是最后“嗝屁”的凡人。只不过宗教中真正意义上的“末日审判”,是“神之国”降临的序曲,是涤荡一个旧世界,展开一个新世界的开端,是正义的,而非是影片中刻画的黑暗的来临)。她从没有认真思考过,否则也不会在摩洛克都已经到地狱里去吃土的时候,才认识到“原来邪恶是那么美好”,“原来自己一直都错了”。如果她能想一想,克兰之死,或者说,是一个直属于摩洛克的战场上的与死亡骑士交锋中的克兰之死,还是一个与掉了头的死亡骑士会否重回凡世,与摩洛克是否能够顺利征服人间休戚与共的克兰之死,究竟是不是一笔应该接受也必须接受的“战争开支”?在她用魔法去“尘封”克兰生命的那一刹那,她就已经成为了她宣誓效忠的女巫团、也同样是她宣誓对抗摩洛克的伟大事业中彻头彻尾的背叛者。她的陨落,她宝贝儿子的沉沦,失去了死亡骑士作为膀臂的摩洛克能够把黑暗带回人间,甚至于她最后与克兰的反目成仇,皆已被克兰垂危时她念出魔法的双唇所锁定,那只飞舞的蝴蝶,在那一刻便已将影响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飞舞展开,对于这个决定,她真的、真的应该好好的想一想。如果她能想一想,想一想如果在外为非作歹的不是她那个“宝贝儿子”亨利,她还会不会对一心为恶者手下留情?而还对一个拿自己的母亲作为“宿主”来让摩洛克重生却没有丝毫犹豫,一个早已天良丧尽,连“虎毒不食子”都做不到的畜生大发“母性”,大讲“天伦”,这对于舍弃身家性命,协力对抗邪恶的战友们是一种何等样的背叛?这对于一心施展暴行,希望炼狱降临人间,却明显缺少帮手的摩洛克,又是多么大的帮助?可惜、可叹、可悲的是,作为极少数的几个世界危亡时刻,能够有机会站在历史转捩点上的人物之一,卡特里娜却总不愿意多想一点,哪怕是一点点,这毁了自己、毁了克兰、毁了亚伯拉罕、毁了她的宝贝儿子亨利,还有许许多多死在摩洛克恶毒魔掌里以及邪恶计划中的无辜灵魂。

其实,作为一个小女人,卡特里娜并没有错。凭一己之好恶,决断天下之是非,这本就是万千小儿女所经常之事。但是,作为一个怀有巫术之正义联盟的领袖呢?作为华盛顿指挥之下负有启迪“见证者”克兰,引领其走向光明大道的领航者呢?作为克兰的妻子,也是克兰在前行之路上最重要的左膀右臂,同时又是二百年时光以后,在新世纪里对抗邪恶力量最不可或缺的中坚分子呢?还是一脸天真,只有十七八岁,未见过世面的小儿女之态,世事如何只凭一己私欲,便去主观臆断,恐怕就太不符合这场恢宏战争对参与者的基本要求了吧。相比之下,阿比盖尔.米尔斯——这个原著中没有,纯属杜撰出来的现代世界的女“Lieutenant”,恐怕更符合与克兰休戚与共,知大理,懂大局的要求吧。没有卡特里娜,或者说没有如她那般的天真、愚蠢、一意孤行,便不会有背叛祖国投向“敌人”的克兰,不会有怒不可遏、甘心出卖灵魂也要向克兰复仇的贵公子亚伯拉罕,就更加不会有自第一声啼哭伊始,便只能感受到痛苦与背叛,最后更加自甘下流的亨利。没有她,克兰的一生可能是在牛津任教一世,娶得一位贤妻良母,然后继承父业过上子孙绕膝,平静富足的绅士生活;没有她的肆意妄为,亚伯拉罕将成为新世界——美利坚合众国的开国新贵,坐拥着一大批奴隶,数不清的田产,安享着生活在那个初创时代才能享受到的无限安逸与快慰;而他们的儿子——亚伯拉罕的血脉(而不是克兰的)小亨利,也可以舒适安泰的继承到他父亲所开辟出的一切,至少到十九世纪中叶的美国内战之前,他的世界都将是一派富足与祥和。至于摩洛克,至于天启日,要我说,如果天堂里的众神们都不愿意干预它的野心,都放任人间沦入万劫不复,那么区区两个凡人,两个“见证者”,又何必扛天下于己任?安逸的过好自己的生活,与生者同生,与死者同死即可。而干扰这一切秩序,激发出一切不和,使得克兰、亚伯拉罕、亨利甚至是卡特里娜自己天地倒转、朝不保夕的罪魁祸首是谁呢?自然是卡特里娜,因为她是一切罪恶的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