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  »  剧情片  »  奥罗拉公主
奥罗拉公主HD
奥罗拉公主
别名:
主演:严正化  文成根  
类型:剧情片
导演:方银振  
地区:韩国
年份:2005
语言:韩语
简介:一个可怜的小女孩在厕所里遭到后母虐打,这位后母随后被谋杀了。随后不断发生了连环神秘谋杀事件。凶手被锁定是一名女性,凶手留下的唯一线索是一幅奥罗拉公主贴画。吴警察(文成根饰)越深入调查案件,便越觉得凶手是他的前妻郑顺贞(严正花饰)。这场连环杀人案件是一场复仇计划。多年前,郑顺贞与吴警察的只有6岁的女儿被奸杀碎尸,辩方律师却以凶手有精神问题为理由,是凶手躲过制裁。被杀害的数人只是前奏,郑顺贞最后的目标是要杀掉当年的那个辩方律师。郑顺贞竟公开了杀人的现场,警察与传媒大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郊外的某个垃圾场。

严正花饰演郑顺贞

敏娥的母亲、吴成浩的前妻,六岁的女儿惨遭奸杀并被抛尸在垃圾场。痛失爱女的顺贞展开了一场连环杀人计划,经过周密的布局,杀害了与女儿的死有直接和间接关系的人。

文成根饰演吴成浩

敏娥的父亲、郑顺贞的前夫,作为负责侦查连环杀人案件的警官,在调查接二连三的发生神秘事件时,通过案发地点留下的奥罗拉公主贴画线索,逐渐调查出他的前妻就是杀人凶手。

权伍中饰演郑刑警

重案组刑警,与吴成浩共同负责连环杀人案的侦破工作,在调查的过程中,多年的刑侦经验让他感觉到同事吴成浩似乎在有意隐瞒着一些事情,他也因此开始独立调查。

参考资料[3]

剧照​《奥罗拉公主》是一部讲述复仇的影片,在导演的着力刻画下,片中人物的丑恶嘴脸被扩大,强化了杀人者在道德上的正当性。报复情结绵亘于各国的文化传统之中,在这一层面上,该片的故事提醒人们法律不仅应当提供司法救济,更应该取得受伤害者的信赖,努力弥合其心中的创伤(新浪新闻评)。

《奥罗拉公主》能够让人感觉到是一部用心拍摄的电影,而不是卖弄技巧、挥霍金钱。该片的叙事结构和由此结构引发的多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悬念令人印象深刻。女主角残忍地展开了杀戮行动,导演用镜头展现了多起命案的血腥暴力场景,以此提醒观众,不要小看一些不起眼的人类劣根性。片中用血来展现无私母爱的场面,让人无法不动容(新浪娱乐评)。


        登场人物:欧罗拉公主(女儿,以下简称公主)、欧罗拉女王(母亲,以下简称queen)、欧罗拉国王(父亲,以下简称king)。

一部很好的复仇电影,主旋律就是“我放不下”;


        “死个女儿能有多悲痛,世界那么大,分分钟就有人死了,分分钟又有新生命诞生,不至于就到了这种地步”,这是局外人的大度(人其实有个特点,就是事没发生在自己身上总是能看得开,但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些“看得开”就变的很没有说服力了)。queen显然是看不开的,6岁的宝贝女儿被先奸后杀,抛尸垃圾场,任那一个母亲都受不了,更何况元凶竟然以“精神病”为由逃脱法律的制裁,安然的在精神病院治疗。——“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其实“精神病”是不是真的精神病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queen恨,queen想让他死,以抵消对女儿死去的悲伤,但法律却没有满足她,狡辩的律师让他在法律中脱罪,过上了在精神病院安心疗养的生活。——这时候法律无疑是可笑的(竟然连一个如此可怜的母亲的怨恨都不能安抚,还不够可笑吗),就像那个律师说的那样“强奸、杀人、放火从古至今就一直在发生着,但是以前我们并不称有罪,所以其实所谓有罪,就是你说他有罪就有,没有罪就没有”,这话律师说的时候很轻松、很惬意,但是事实却一点也不轻松、不惬意,因为他说的是事实。

        法律竟然不能安抚心中的怨恨,那么就用私刑来治疗受伤的心灵吧。第一个目标,满足公主曾提过的“好朋友的愿望”——杀掉她的继母(继母经常虐打她,而且是那种特阴毒的虐打,看不见、很难看见外伤);第二个目标,偷情女(图自己方便将公主赶出门,触发了公主的死);第三个目标,偷情男(同偷情女,其实他们就是那对狗男女);第四个目标,出租司机(因为差2元钱车费将公主赶下车,触发了公主的死);第五个目标,撞车男(撞车事故的肇事者,明明是自己的不对,却还恶言相向,阻碍了queen接女儿的时间,致使公主的死)。看到这里其实不难发现,这些人都是罪不至死的,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导致这种后果,也许就都会和善一点的处理事情,毕竟他们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这点善良还是有的;但是生活是不能save、load的,没有“如果”,你当时怎么选择了,后续就是怎么样发展的。所以他们不和善的处理了事情,一连串的不和善(和谐是多么重要啊,没错,我是五毛党),导致了公主落入了恋童者手中,公主死了。queen的恨意从恋童者延伸到律师、延伸到自己、延伸到所以触发公主死亡的人身上、延伸到整个社会,恨意淹没了她,让本来善良的她变得丑恶、狰狞、怪诞,她未必不明白自己的行为过激了,但是她不能自已,她的杀戮行为让她有一种自虐的快感,她对于女儿的死看不开、放不下,她深深的自责——当她在游泳池被血水包围的时候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king是个牧师,还是个警察,但却是个不重视家庭的男人。queen在垃圾场惟妙惟肖、声嘶力竭、怪诞的模仿公主声音无助的喊道:爸爸,我怕。一遍又一遍,无不在狠狠敲打着king的心。这种怪诞的“真queen假公主”的声音,让king找回了父亲责任,而后是不尽的自责,也正是这种自责让king送上了“夹着刀片的欧罗拉公主图卡”(queen借此杀掉了在精神病院的恋童者,而后自杀)。king最终辞掉了警察这份工作,抛弃了对上帝的信仰,选择了跟queen一样道路——复仇——无理性的、纯粹的恨——杀了那个律师……


        这是一首对“恨”的哀歌,在这首哀歌里,每个人都在哀伤哭泣,没有正义、没有法律、没有杀人狂、没有可同情的人,只有“恨”在引吭高歌,因为“爱”早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