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漫  »  缘之空
缘之空第17集
缘之空
别名:
主演:下野纮  田口宏子  阪田佳代  猪口有佳  小野涼子  
类型:动漫 剧情  爱情  奇幻  古装  
导演:高橋丈夫  
地区:日本
年份:2017
语言:日语
简介:远离都市的田园小镇,奥木染(おくこぞめ)。春日野悠带着妹妹穹,来到了这座城镇。坐落在这里的是,儿时暑假经常造访的充满回忆的已故祖父的家。双亲因不测事故而丧生,变得孤苦无依,因此悠决定搬到如今无人居住的祖父的家中生活。一边和不习惯的家务苦战,一边还要照顾平时脚不跨出家门,什么事情都不会的妹妹穹,悠的生活变得异常艰辛。那样的悠,受到了曾经一同玩耍的邻家大姐姐依媛奈绪、刚转校便结识了的中里亮平、神社的巫女兼管理人天女目瑛、以及她的朋友渚一叶和乃木坂初佳等人的热情欢迎。同儿时的印象几乎没有变化的村镇和人们,那让人怀念的回忆和温馨的环境,治愈着悠心中的伤痕。就在这样的过程中,慢慢地发生了一些变化。儿时所定下的只属于两个人的秘密的约定,以及所失去的重要东西的下落。还有,定下了这个地方的真正理由。作为回忆铭刻在心之时,也已经悄悄开始。应对伤痕累累,一路蹒跚走过的"她",悠又会如何应对呢?阳光愈发灿烂的初夏的天空下,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救我还是救你妈”是一道长久以来困扰男士们的大难题,然而《花千骨》的横空出世,打破了这一局面,因为花千骨甩出了考验男友的终极杀招问题,那就是“要我还是要天下”。
“要我还是要天下”,说这话的人要是放在日常生活中,肯定会被斜眼骂道神经病吧,但是在书中此话却被奉为检验真爱的唯一标准,并得到不少读者的追捧。究其原因,无非是在作者虚构的世界体系下,玛丽苏少女们的幻想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满足。世界的覆灭才能体现你对我的爱噢,倾城之恋是个屌,倾世之恋才是真爱的终极定义。
当然,花千骨能够令万千少女疯魔的原因不仅在于提供了一种幻想的可能,更在于它构建了一个充满了原罪和宿命的世界体系。 原罪脱胎于西方宗教,宿命是东方轮回说的主体因素,二者无一不是关于人生命运的重大思考。花以一书集齐中西方两大精神原力,本来也是蛮强大的,可惜只用来服务于一个“我爱你你必须爱我你不爱我就毁天灭地”的奇幻爱情故事,有点大材小用了。但是,此种设定仍是网罗了一票少女萝莉们,为了书中人物的命运呼天抢地,感伤不已。花千骨的原罪是拥有妖神之力,天生不祥,白子画的宿命是注定要遇到命中的劫难——花千骨,而且按照设定他逃脱不了这个劫难。虽然此二人的不幸都有来自天注定的恶意(其实是作者的恶趣味,手动挖鼻),但是二人对各自天注定的不幸所采取的做法,却是显示出二人境界高下的关键点。
前期师徒在绝情殿里师慈徒孝暂且不表,转折点从白子画为救花而中毒开始,命运的齿轮开始旋转了。此后一系列的事件,别有用心者的推波助澜(东方彧卿说的就是你,别跑)加上花千骨个人的性格缺陷,都导致了一切朝着无可挽回的方向发展。白子画作为一个修道千年的上仙,法力高深是其一,心志坚定是其二,心存大爱是其三,因而在他遇到生命危险之时,他能够冷静处理,并且宁可牺牲自己而成全天下,不怨愤不追究,平静地接受了这个本来就逃不脱的结局。与白的冷静相比,花千骨则完全是个任性跳脱的孩子天性,她虽然有一颗爱师傅的心,但是坏就坏在她为了师傅,无所不用其极。她无视了白对她的教导以及白自己的意愿,凭一己之念,同时受到东方的唆使,偷盗了能够引出妖神之力的神器,导致天下大乱。至此,无论花千骨有多少理由,都难以对由她引起的局面负责。不要说她都是为了师傅,她的师傅是个为了天下众生而甘愿受苦的人,花最大的错误在于不能理解她的师傅,而选择受奸人教唆犯下弥天大错。尽管她事前并不知晓此举会给世间带来如此深重的灾难,但是她的所作所为正是显现了她的孩童本性,心智不全,有产生破坏的本事,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天下大乱之后,花千骨自然要受罚,而白子画心疼徒弟,感念她的年幼懵懂而犯下大错,代她受过,几乎散尽仙身,肉体的痛苦逼尽极限。这是白子画的可爱之处,他不只是心系天下,他也有着最本能的感情,对他一手带大的徒弟的护短,在他能做到的范围内极力维护她的利益。如果换做他人,也许白子画会毫不犹豫地进行处罚吧。然而白子画也有他的不足,他只是做到了护短,却始终不能开释花千骨的执念。花千骨最大的特点,也是其性格缺陷,就在于她的执念。她始终不能理解白的感情、白的世界观,她一直以自己的想法行事,即所谓的“我都是为你好,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同时,她又是一个极易受刺激的人。她的世界观太简单,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她的爱和归宿,她无法处理别人不回应她的爱或者她的所爱突然离去的变故,因而当她的后宫团们一个个莫名其妙为她牺牲的时候,她彻底崩溃了,抛弃了师傅所有的教导,终于化身妖神,行使毁天灭地的无上功力。此种不管不顾的态势,恰如得不到糖果的孩子,坐在地上撒泼,恨不得所有人都要听从她。
所以说到底,花千骨只是个心智不成熟的孩子,却偏偏因为原罪而拥有了过大的能量,可悲也可叹。 而白子画也是个可悲的人物,他始终坚守“这是我的宿命,亦是我的福祉”的原则,从不怨愤不公的命运,一心守护天下,然而天下却最终被他的爱徒所毁,此乃一悲。作为全书唯一有智商、有三观的人物,却在结局部分被玛丽苏作者硬掰成为了爱情抛下责任的人,从此只守望小爱,无视大爱的庸人,此乃二悲。